中国足彩网1
 
為了逃避賠償,他們寧愿“自取滅亡”
稿件來源:重慶四中法院
發布時間:2019-04-02 10:50:43

導語

  職工主張的工傷賠償是用人單位的第一筆債務。用人單位在注銷清算時,清算組應通知工傷職工作為債權人參加。否則,清算組要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啥?

自取滅亡?

這是要講“命案”嗎?

不是他們自己“滅亡”,是他們通過注銷,讓自己的公司“滅亡”了。

他們是不是傻,好端端的公司不開,為啥自己給“滅亡”了?

不,他們高興得不得了,認為這招可聰明了……

越聽越糊涂,趕快給我們講講吧!

1

經工傷鑒定,四級傷殘

2014年3月起,

老楊入職一家裝卸公司,

從事水泥包裝工作。

由于整天和粉塵接觸,

加之防護措施不到位,

老楊時常感到呼吸不暢,

肺部難受,

兩年之后,

老楊病情加重,

被送往職業病防治院治療,

經診斷,

老楊已經患上塵肺二期。

隨后,

經老楊申請,

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

認定老楊所患職業病為工傷,

又經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

老楊的傷殘等級為傷殘四級。

然而,

讓老楊意想不到的是,

裝卸公司為了節省開支,

從未給他繳納工傷保險。

2

為逃避責任,惡意注銷

同樣措手不及的,

除了老楊,

還有裝卸公司老板夫婦。

他們后悔當初為貪小便宜,

沒給老楊繳納工傷保險,

現如今,

裝卸公司不得不獨自承擔

因此產生的全部工傷賠償,

估計得有一百多萬元。

反復琢磨之后,

裝卸公司老板夫婦想到了個歪招:

“自己的裝卸公司也是小本經營,

要是把這一百多萬賠給老楊,

也不剩什么了,

還不如盡早把公司注銷,

讓他老楊無處去要錢。”

就這樣,

老板夫婦申請注銷裝卸公司,

還瞞著老楊,

進行了公司清算。

3

到法院起訴,請求賠償

2018年3月,

老楊向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

申請勞動仲裁,

直到這時,

老楊才發現,

裝卸公司已經被注銷,

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

于是,

老楊向法院提起訴訟,

請求原裝卸公司老板

賠償其傷殘補助金、傷殘津貼、醫療補助金

共計126萬元。

重慶市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縣

審理后判決:

原裝卸公司老板夫婦賠償老楊傷殘補助金、傷殘津貼、醫療補助金費用共計126萬元。

一審宣判后,

原裝卸公司老板夫婦提起上訴。

重慶市第四中級人民法院

審理后判決: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以案說法

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的規定“清算組成員應當忠于職守,依法履行清算義務。清算組成員不得利用職權收受賄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財產。清算組成員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給公司或者債權人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十一條規定:“公司清算時,清算組應當按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的規定,將公司解散清算事宜書面通知全體已知債權人,并根據公司規模和營業地域范圍在全國或者公司注冊登記地省級有影響的報紙上進行公告。清算組未按照前款規定履行通知和公告義務,導致債權人未及時申報債權而未獲清償,債權人主張清算組成員對因此造成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支持。”

結合本案

本案中,老楊在被診斷為職業病后,裝卸公司進行了注銷,裝卸公司老板夫婦作為清算組成員,在明知老楊患職業病,是享受工傷待遇的主體,裝卸公司系工傷待遇賠償義務人的情形下,在公司清算過程中卻未按相關規定告知老楊作為債權人進行債權申報,導致老楊未及時申報債權獲得工傷待遇賠償,故,裝卸公司老板夫婦作為原裝卸公司股東、清算組成員,應當共同承擔老楊的工傷保險待遇賠償責任。 

法官寄語

參加工傷保險是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它既能為職工在遭遇工傷之時提供保險待遇,又能有效分擔企業因工傷事故面臨的賠償責任。經營者切莫圖一時小利,陷企業于巨額賠付風險之中;更莫抖一時機靈,妄圖通過惡意注銷的方式,逃避應當承擔的賠償義務。責任就在那里,你逃或不逃,終究無法回避。

作者 / 熊海燕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中国足彩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