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彩网1
 
“高價擇校費”是父母的愛,但不是他們的義務
稿件來源:重慶四中法院
發布時間:2019-04-02 10:50:43

導語

撫養費主要用于子女的教育生活,其中包含了正常書學費和資料費。額外支付的擇校費超出了必要的教育費范圍,不是法定撫養義務人必須支付的必要、合理的費用。

一段婚姻的終結,

一個家庭的解體,

受到傷害最大的

往往是身處其中的子女。

因此,

為了保障子女的權益,

盡可能地減少離婚對子女的傷害,

我國婚姻法對離婚后父母子女關系

作出專門規定:

父母與子女間的關系,不因父母離婚而消除。離婚后,子女無論由父或母直接撫養,仍是父母雙方的子女。離婚后,父母對于子女仍有撫養和教育的權利和義務……

簡而言之,

即使離了婚,

父母對子女的撫養義務還是要盡!

然而,

在本期案例中,

父親在離婚后拒絕分擔

未成年女兒的一筆花銷。

這究竟是為啥?

女兒:

“我和媽媽生活”

2009年,

由于長期感情不和,

劉玉和張華的婚姻難以維系。

在子女撫養問題上的重大分歧,

導致協議離婚未果,

最終,

他們選擇對簿公堂。

法院審理后作出判決:

判決解除劉玉與張華的婚姻關系,

年僅9歲的張小玉由母親劉玉撫養,

父親張華每月支付撫養費300元

直至張小玉年滿18周歲止。

一紙判決生效,

存續了多年的家庭就此解體。

母親:

“擇校費40000元”

此后數年間,

張小玉一直跟隨母親劉玉生活,

衣食住行都由母親料理,

大事小事也都是母親做主。

父親張華按照當初的離婚判決,

按月支付張小玉300元撫養費。

2016年,

16歲的張小玉迎來了中考。

由于發揮失常,

張小玉中考成績不理想。

以她的中考成績,

只能上個普通高中。

母親劉玉不甘心,

剛好心儀的私立重點高中

出臺了招生政策:

支付擇校費40000元,

未達線考生即可入學。

在沒同父親張華商量的情況下,

劉玉決定向這所高中支付擇校費,

換取張小玉的入學機會。

父親:

“這筆錢我不掏”

在足額支付擇校費后,

張小玉順利升入這所高中。

入學事宜辦妥之后,

劉玉想到,

“這40000元擇校費不能由我一人負擔,

張華作為父親理應分擔一半。”

于是,

劉玉先是打發張小玉去找張華要錢,

自己后來也上門催要,

但均遭到生活拮據的張華拒絕:

“擇校費不屬于撫養費,

這筆錢我不掏。”

無奈之下,

劉玉向法院提起訴訟,

請求判令張華支付

由劉玉墊付的擇校費20000元。

重慶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縣人民法院

審理后作出判決:

駁回劉玉的訴訟請求。

以案說法

法律規定

離婚后,父母作為法定撫養義務人對于子女仍有撫養、教育的義務。《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三十七條規定,離婚后,一方撫養的子女,另一方應負擔必要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的部分或全部,負擔費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長短,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時,由人民法院判決。關于子女生活費和教育費的協議或判決,不妨礙子女在必要時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過協議或判決原定數額的合理要求。該條明確了子女撫養費的支付要堅持必要、合理的原則,即撫養費應為子女接受教育必不可少。

結合本案

當前司法實踐中, 父母離異后, 子女擇校入學而引發的追索擇校費糾紛時有發生。擇校費實際上是學校對入學考試成績未達計劃錄取線或學校所在戶籍地之外異地入學的學生進行招錄時以超過相關法律、法規或政策規定的收費標準額外收取的一種費用。盡管我國各地相關主管部門出臺多種措施禁止學校收取“擇校費”,但該現象并未全面禁絕。基于當前我國優質教育資源分布不平衡的現象仍將長期存在的事實,從保障父母對子女接受教育的選擇權以及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原則出發,超出必要、合理的負擔范圍為子女教育超額支付的“擇校費”,如對方明確表示愿意承擔,司法實踐中也會予以尊重,但是,不應當將“擇校費”理解成父母的強制義務。

本案中,由于高中教育已經超出九年義務教育的范疇,張小玉在未被重點高中錄取情況下可以接受其他教育方式。因此,額外支付的擇校費不是必要、合理的費用,劉玉要求張華給付擇校費20000元的主張,超出了必要的教育費的范圍。劉玉事前亦未與張華就擇校事宜達成一致,且張華明確表示不同意負擔該費用,故對劉玉強制要求張華承擔該費用的主張不予支持。

法官寄語

離婚之后,夫妻雙方可能會形同陌路、不相往來,但父母子女之間的血緣永續、親情長存,權利義務關系不會發生變化。面對共同承擔的撫養職責,一方面,父母雙方要積極履行自己的撫養義務,不可推諉懈怠;另一方面,父母雙方也應秉持互諒互讓的原則,就子女成長過程中的一些重大問題充分協商,不得擅自增加對方的撫養負擔。

作者 / 張 寧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中国足彩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