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彩网1
 
深度闡釋中國刑訴制度之佳作
——評《刑事訴訟的理念》一書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4-02 15:33:42

楊 航   

能不能構建一種刑事訴訟制度,既最大限度地實現社會安全,又最大限度地保障個人自由?既實現結果公正,又實現過程公正?既實現案件的公正處理,又實現案件的高效處理?這些問題不僅是理論界長時間探討的問題,也是法官、檢察官、警察、律師在工作中無法回避的。

針對上述問題,學者左衛民、周長軍在《刑事訴訟的理念》一書中給出了相對科學的答案。該書以大陸法系和英美法系刑事訴訟運行過程中發生的典型案例為證,諸如,法國的“德塞耶案件”、美國的“辛克利刺殺里根案”和“拉里·弗林特案”,引出兩大法系在刑事訴訟根源的哲學思想、主要制度、運行機制以及奉行的價值上存在的差異,并進行鞭辟入里的評析,以期完善我國的刑事訴訟制度。

“承續一個沒有終結的話題”

“承續一個沒有終結的話題”,作者在開篇時說道。社會沖突始于人類文明之初,延續至今,而犯罪作為這種沖突最激烈的表現形式也與人類社會的發展演進如影隨形。聽憑犯罪侵害他人權益、擾亂社會秩序,以及由此而生的“同態復仇”等發生、發展對人類社會來說是毀滅性的,因此,國家權力介入沖突解決過程并主導刑事訴訟之進行就成為必然。然而,在龐大的國家機器面前,任何公民都顯得弱小。基于保護個人權利的需要,進入近現代社會后,兩大法系國家介入刑事訴訟的權力均呈現為偵查、控訴和審判并存的格局。

兩大法系國家依據查明案件事實、實現公正審判所奉行的理念的不同,采取不同的訴訟模式和制度。大陸法系國家實行審問式偵查、預審法官或者審判法官審查起訴模式、審問式審判等刑事訴訟制度,而英美法系國家構建起彈劾式偵查、大陪審團審查起訴或治安法官預審模式、對抗式審判等刑事訴訟制度。在大陸法系國家,公安機關權力自由度大,追求訴訟效率,重視犯罪控制,因而被告人的訴訟權利有諸多限制。如法國“德塞耶案件”反映出的警察刑訊逼供,法官與警、檢機關職業目的一致性,“法官和陪審員不容許罪犯逃脫法網”等現象。在英美法系國家則呈現出另外一幅場景——強調權力制約,注重被告人權利保護。如美國“O·J·辛普森案”,在歷經1年零4個月后,由12人(其中9名為黑人)組成的陪審團一致判決其無罪而告終。因此,制度的巨大差異導致兩大法系刑事訴訟運行呈現兩相迥異的畫面。

雖然兩大法系國家根據不同的哲學思想、價值理念對國家公權力如何介入刑事訴訟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但這個答案并非終極性的答案。

刑事訴訟基礎價值之選擇

任何刑事訴訟制度均蘊含了國家在刑事訴訟價值上所做的選擇,諸如在自由與安全、公正與效率孰先孰后的問題上不同的選擇,分為自由優位和安全優位。同時,自由優位偏向于公正,安全公正又偏向效率。當然,兩者并非絕對割裂開來的,兩大法系的實踐表明任何刑事訴訟制度都是以其中一項價值為主,而同時兼顧另外一項價值。

之所以做出不同價值的選擇,是因為兩大法系國家在其奉行的認識論上的差異。大陸法系刑事訴訟制度依托于笛卡爾為主要代表的理性主義認識論,強調國家實證主義,“承認人的推理可以作為知識來源”,具體表現為偵查權的強大、法官介入程度大等;而英美法系則依托于懷疑主義的認識論,又深受英國古典自由主義思想的影響,“強調對客觀世界是否存在、客觀真理能否被人們認識表示懷疑”,因而法官在審判中處于消極被動狀態,從控辯雙方積極主動的交叉詢問中發現案件真實。因而,現實的刑事訴訟制度在運行狀態也相去甚遠,主要表現在刑事訴訟制度注重自由價值的同時會犧牲部分安全價值,諸如美國等犯罪率的高漲;注重公正必然要犧牲部分效率價值,如作者所言,“英美當事人主義刑事訴訟盡管在對被告人權利的保護方面十分周到,但其訴訟成本委實巨大,效率較低,從而不僅嚴重制約了國家打擊犯罪的活動,也使當事人為訟所困”,“大陸法系審判中心主義則防止了對抗審判中控辯雙方的‘對抗過剩’問題,體現出明顯的效率優勢”。

那么自由與安全、公正與效率的關系上存不存在孰優孰劣的問題,以及如何協調兩者之間的關系呢?作者套用經濟學中的拉弗曲線進行分析,指出自由與安全最理想的均衡狀態就是逼近E點,但E點并不就是50%,而是一個變動的數字。因而,“理想的訴訟價值觀是機會成本最小的訴訟價值觀,不僅對自由與安全兼容并蓄,而且要盡可能地使二者保持相對平衡,而不能過分偏重于某一價值,過分關注于某一價值會導致機會成本增高”。針對上文提及的價值選擇帶來的弊端,兩大法系亦不自覺地朝著“均衡論”方向修改。

被告人權利之保障

優良的刑事訴訟制度和理念是被告人權利保障必不可少的條件。英美法系國家通過嚴格限制國家司法權力,并賦予被告人充分的訴訟權利,建立起完善的被告人權利保障制度;而大陸法系國家在被告人權利保障方面出現一定程度上“虛化”現象。我國刑事訴訟制度既受到前蘇聯刑事訴訟理念(大陸法系)的影響,又受到中國特色司法實踐的約束,走上了一條中國特色的刑事訴訟發展道路,但我國也同樣面臨被告人權利保障相關問題的困擾,諸如個別刑事冤案反映出的被告人權利保護問題亟須解決。

《刑事訴訟的理念》提供了一種指引,即在自由與安全、公正與效率等對立、相沖突的價值選擇上,應當堅持自由、公正優先,因這些價值更符合人的本性。同時,筆者認為,科學的刑事訴訟制度應當是以某一種價值為主,同時輔以另一種價值,這里的“主輔”關系并不是第一與第二這種次序關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協同關系,如在偵查階段,更加注重效率,同時也要保留最低限度的公正;在審判階段,更加注重公正,同時也要注重效率,“遲來的正義非正義”。所以,改善被告人權利保護現狀,需要立法機關在制度構建時妥善處理好公正與效率、自由與安全等價值關系。

優良的刑事訴訟制度需要付諸實踐,與司法工作人員是分不開的。同時,被告人權利保障更是與司法工作人員的素質有著緊密的聯系。2012年修正的刑事訴訟法將“嚴禁刑訊逼供和以威脅、引誘、欺騙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證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寫入法律規定中,司法工作者要勇于承擔法律賦予的神圣職責和使命,轉變思想和理念,不能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當作罪犯來對待,確保法律規定的被告人所享有的權利不被抹殺。具體而言,偵查人員不逾越法律的禁止性規定,如禁止刑訊逼供等;檢察機關及時采取補充偵查等措施,防止拖延,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利等;員額法官要扮演好“中立者”角色,其“介入行為”不能超越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等。

《刑事訴訟的理念》一書展現了國內外刑事訴訟制度運作的利與弊,剖析了刑事訴訟制度價值選擇的得與失,指引當下中國構建起優良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刑事訴訟制度,尤其要構建起更加完善的被告人保障制度,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權利,也即保障每一個公民的合法權利。筆者認為,該書為讀者展現一幅生動的刑事訴訟制度運行的畫卷,是一部不容錯過的經典之作。

(作者單位:重慶市合川區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中国足彩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