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彩网1
 
寧肯得罪皇帝 也要堅持原則的古弼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4-02 15:32:58

唐寶民   

古弼是北魏大臣,曾輔佐太子,為人正直,原則性極強,工作中只認理不認人,就連皇帝都敢得罪。古弼原來叫什么名字,史書上沒有記載,“古弼”這個名字是魏明元帝拓跋嗣給他改的,意思是說他是個“輔佐之材”;在改這個名字之前,拓跋嗣還曾“賜”過一個叫“古筆”的名字給他,意思是說古弼這個人,不但像筆一樣有用,而且像筆一樣直。

公元444年正月,古弼收到一封百姓寫來的檢舉信,反映皇家的上谷苑囿占地太多、老百姓都無田耕種了,希望朝廷減掉大部分給貧民耕種。古弼讀后,認為檢舉人提的意見有道理,就馬上去見皇帝拓跋燾,拓跋燾當時正跟給事中劉樹下圍棋,而且正在興頭上,古弼進來時,拓跋燾就像沒有看到一樣,依然在下棋,古弼在旁邊等了很久,拓跋燾也沒有理他,這下子古弼火了,他突然站起來、揪住劉樹的頭發,把他從凳子上拉了下來,然后撲上去,一邊扇他的耳朵一邊打他的背,并且邊打邊罵:“國家的事情沒有治理好,都是你這個小子的罪過!”拓跋燾十分尷尬,忙丟下手中的棋子說:“沒有聽你奏事,錯誤在我。劉樹有什么罪過?快住手不要打了!”古弼這才放過劉樹,把事情奏給皇帝聽。事后,古弼也覺得自己的舉動太失禮了,

于是他光著頭赤著腳到官署里去“自劾請罪”,拓跋燾把他召到近前,對他說:“你有什么罪過啊?快把帽子戴上,把鞋穿上吧!以后,只要是利國利民的事,你做就是了!即使‘顛沛造次’,你做了,也不要有什么顧慮!”

同年八月,拓跋燾要去河西打獵,讓古弼留守京城。他給古弼發了一道指示,要他把肥壯的馬送去打獵,古弼卻把一些老弱的馬送到了河西,拓跋燾氣得大罵:“這個筆頭奴!竟敢節制捉弄我!等我回去,先斬此奴!”古弼手下的官吏都惶恐不安,生怕受牽連被殺頭,古弼卻安慰他們說:“我為人臣,不讓皇帝沉迷于游獵之中,如果有罪過的話,我想這個罪也是小的。如果不考慮國家的安危,做到有備無患,而是使軍國乏用,這個罪才是大的。現在柔然(是公元四世紀后期到六世紀中葉,在蒙古草原上繼匈奴、鮮卑之后崛起的部落制汗國)人還十分強大,經常來騷擾我國邊境,南朝的宋國也還沒有消滅,我把肥壯的馬供軍隊使用,安排老弱的馬讓皇帝打獵,這是為國家大業著想的,如果為此而死,我又有什么傷心的呢!再說,這件事是我一人決定的,好漢做事好漢當,你們憂慮什么呢?”拓跋燾聽到這些話,嘆服道:“有臣如此,國之寶也!”于是“賜衣一襲(即一副)、馬二匹、鹿十頭”。

幾天以后,拓跋燾又到京城的北山去打獵了,收獲甚豐,拓跋燾于是給古弼寫了一封信,要他征發民車五百輛去運獵物,送信的人去了不久,拓跋燾就對身邊的人說:“筆公(古弼)一定不會給我征發民車來,你們還不如就用馬把麋鹿運回去吧!”說完,就命令大家動身回京城。走了百來里,遇到送信的人回來,車子果然一輛也沒有,帶來的只有古弼的一封回信,信上說:“現在正是谷黃椒熟時節,麋鹿和野豬不停地到農田里來糟蹋莊稼,鳥雀也不斷地來啄食糧食,加上風吹雨打,地里的糧食晚上去收獲,就只能收到早上的三分之一,一天損失這么重,民車都正用于運送莊稼,怎么能征用去運獵物呢?請緩幾天吧!”拓跋燾見信后,說:“果然如我所說,筆公可謂社稷之臣矣!”

古代的臣子,有的為了能得到皇帝的歡心,不惜對皇帝阿諛奉承、曲意逢迎,肉麻至極、令人作嘔,而古弼卻堅持原則、認理不認人,連皇帝老子都敢得罪,這種氣度是很令人景仰的。因為敢于得罪皇帝,古弼后來竟慘遭殺身之禍,公元451年,拓跋燾被人殺死,他的孫子拓跋浚(即文成帝)繼位,古弼繼續堅持原則、直言不諱,令拓跋浚十分惱怒,幾個月后,就找了一個借口,把古弼殺了。為了堅持原則而寧愿付出生命的代價,這種果敢和擔當豈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古弼也因而名垂青史,成為正直之士的典型范例。

(作者單位:河北省巨鹿縣稅務局)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中国足彩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