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彩网1
 
馬伯里訴麥迪遜案(中)
——美國違憲審查制度的起源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4-03 15:10:07

□ 胡建淼

這一棘手的案件恰恰回到了上一屆國務卿、現在依然是首席大法官的約翰·馬歇爾手上。在美國三權分立與制衡的體制中,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嚴格區分、相互獨立,且無高下之分。而且在這一體制的背后,又是濃厚的黨派之爭。這樣,馬伯里訴麥迪遜一案使馬歇爾大法官陷入了一種兩難境地:他不判決麥迪遜扣發委任狀行為違法,不符合正義性;但若依據《1789年司法條例》第13條簽發執行令,命令麥迪遜按照法律程序發出委任狀,麥迪遜有總統兼美軍總司令的杰弗遜撐腰,肯定不會執行……這種結果,不僅會愧對同一陣營中的聯邦黨人戰友,而且會使最高法院顏面掃地。

審還是不審,以及怎樣審,成為一個令馬歇爾極為頭疼的大難題。經過半個多月的苦思冥想,本該回避而沒有回避的他,運用高超的法律技巧和智慧,作出了一個令后人拍案稱奇的絕妙判決,為世人留下了一個經典判例。1803年2月24日,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以4比0的票數(有兩位大法官自行回避)對馬伯里訴麥迪遜案作出裁決。首席大法官馬歇爾主持宣布了法院的裁決書。整個裁決書的內容提出和回答了三個問題:

第一,馬伯里是否有權利得到他所要求的委任狀?裁決書指出:委任狀一經總統簽署,任命即為作出;一經國務卿加蓋合眾國國璽,委任狀即為完成。對他拒發委任狀,不是法律所授權的行為,而恰恰是侵犯了法律所賦予的權利。這里首先確認了麥迪遜扣留馬伯里委任狀的違法性。

第二,原告馬伯里的這一權利受到侵犯時,政府是否應該為他提供法律救濟?關于這一問題,馬歇爾的回答也是肯定的。他論證說:合眾國政府被宣稱為法治政府,而非人治政府。法治政府理所當然地應當為任何人的合法權利受到侵犯時提供法律救濟,否則就配不上“這個高尚的稱號”。

第三,如果政府應該為原告提供法律救濟,是否該由最高法院來下達執行令,要求國務卿麥迪遜將委任狀補發給馬伯里?這是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如果按照上述兩個問題答案的思路和邏輯繼續推論下去的話,第三個問題的答案也將是肯定的,理所當然地就該由最高法院向國務卿麥迪遜下達強制執行令,強制其發送被扣留的對馬伯里的委任狀。可是,馬歇爾到此突然一轉,引證憲法第3條第2款說:“涉及大使、其他使節和領事以及以州為一方當事人的一切案件,最高法院具有原始管轄權。對上述以外的所有其他案件,最高法院具有上訴管轄權。”言下之意,馬伯里訴麥迪遜案的當事人既非外國使節,也不是州政府的代表,所以最高法院沒有初審管轄權。馬伯里應當到地方法院起訴,然后逐級上訴到最高法院,不能一開始就起訴到最高法院。但控方申明,他們直接起訴到最高法院的法律依據是國會通過的《1789年司法條例》第13條。

針對這一點,馬歇爾又解釋說:《1789年司法條例》第13條是與憲法相互沖突的,因為它在規定最高法院有權向政府官員發出執行令時,實際上是擴大了憲法明文規定的最高法院司法管轄權限。如果最高法院執行《1789年司法條例》第13條,那就等于公開承認國會可以任意擴大憲法明確授予最高法院的權限。他最后說:“憲法構成國家的根本法和最高的法律”,“違反憲法的法律是無效的”。據此,馬歇爾正式宣布:《1789年司法條例》第13條因違憲而被取消。這是美國最高法院歷史上第一次宣布聯邦法律違憲。

而馬伯里若要從基層法院一級一級地上訴到最高法院,耗時太久,他最終撤回了起訴。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中国足彩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