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彩网1
 
立足價值追求?彰顯案例指導功能
稿件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9-04-03 14:11:26

 作者:張騏

我們所建立的法治,并不是工具意義上的法治,而是價值理性意義上的法治,即堅持憲法和法律的權威至上,而這種具有至上性的憲法和法律是有效運行的。

案例具有規范執法司法行為、約束自由裁量權的功能。由于相似案件相似處理的制度性要求,司法機關要受指導性案例所包含的規則和所體現的法律推理的約束。

現在,我們已經到了把案例的重要作用從可能性變成現實性、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案例制度的時候了,可以通過明確案例“說服力”的效力定位來增加案例的有效供給。

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既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也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要條件。我們所建立的法治,并不是工具意義上的法治,而是價值理性意義上的法治,即堅持憲法和法律的權威至上,而這種具有至上性的憲法和法律是有效運行的。中國歷史上不乏工具或規則之治意義上的“法治”,但是卻從來沒有價值理性意義上的法治。因此,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才成為我們黨和國家的重要任務。建設價值理性意義上的法治,需要從多方面努力。公正有效的司法對于法治的實現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案例指導制度及司法案例制度,是司法機關實現法治、捍衛法治所必需的有效機制。《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問題的決定》提出,要“加強和規范司法解釋和案例指導,統一法律適用標準。”“建立法官、檢察官、行政執法人員、律師等以案釋法制度”。

案例指導制度、案例制度及判例制度,就像上訴制度、辯護制度一樣,是現代法律制度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有其特定的功能和作用。其并不必然地隸屬于某個特定的法系,也不必然地從屬于某個特定的政治制度。當代中國現行的案例指導制度,是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人民公安機關在現行憲法、法律框架內總結六十多年來的工作經驗和傳統,更有效地發揮自己作為專業機關在社會治理中不可或缺作用的一種重要的工作制度與方法,具有技術性和專業性。案例制度在我們法律體系內的具體功能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首先,案例具有解釋法律,統一法律適用標準和執法尺度的功能。其次,案例具有規范執法司法行為、約束自由裁量權的功能。由于相似案件相似處理的制度性要求,司法機關要受指導性案例所包含的規則和所體現的法律推理的約束。再次,案例具有為制定法體系拾遺補缺,輔助、補充立法的功能。

在現有體制下,我國法院、檢察院和行政機關都要發布指導性案例。具有統一性、系統性和權威性的案例體系、案例的多重發布機構和多樣化傳播渠道,是實現案例功能、使案例指導制度健康發展的堅實基礎。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近日,由最高人民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主編、法律出版社出版的《最高人民法院案例選》(第一輯)經過近一年的編寫,沐浴著早春的氣息誕生了。本書的出版,無疑為我們觀察、研究和推動中國的指導性案例建設提供了難能可貴的樣本和實踐。根據法治經驗,具有權威性的案例選編或者匯編在法治建設中具有多方面的作用,具體包括七個方面:第一,有助于法治教育和宣傳。案例揭示司法過程所體現、承載的法律精神,傳達其中的法律理由和法律推理、法律方法,從而幫助公眾理解法律、接受法治理念;不僅理解法律條文,而且理解法律精神,不僅理解實體維度的司法公正,而且理解程序維度的司法公正。第二,有助于法律實務界和法學理論界研討法律方法、提高司法技藝、發展法學理論和法教義學理論。同時,它也是培養忠于法律、忠于法治的法律從業者的開放學校。第三,有助于彌補制定法不足,為修改、完善立法準備資源。案例選編中不乏對現行法律法規模糊、沖突和遺漏之處的分析及彌補建議,對于指導司法人員依法辦案、對于法律制定者修改、完善法律都具有不可多得的參考、輔助作用。第四,案例具有強化判決和其他執法決定的理由、證成判決和其他執法決定的作用。第五,從案例對潛在當事人的影響來說,它還具有減少訴訟和其他執法爭議的作用。第六,案例有助于廣大社會公眾進行法律監督。第七,為世界貢獻中國司法智慧,為中國司法機關贏得國際信譽,在全球化時代國際交往中發揮作用,促進國際司法文化交流。一個國家的司法機關依法獨立行使職權、公正有效地解決糾紛的能力,既是國家治理能力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也是現代國際生活中國家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目前案例選編的種類不算很少,但是只有那些極具權威性而富于特色的案例選編,才能在揭示或闡明某些方面法律適用規則、確立新的裁判方法、填補法律漏洞或空白、促進法教義學發展等方面,發揮典型意義。

大量的精品法律文書本身就是國內外法律工作者學習、研究的典范;同時,它們向全國法官、檢察官傳達出重視裁判文書及法律決定文書寫作的重要信息。

在選編案例時,可以在編排上更加重視裁判理由。比如一些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比較發達的國家的判決書由“判決理由”和“附帶意見”這兩部分組成。中文將Ratio?decidendi譯為“判決理由”有點誤導,Ratio decidendi更確切的意思是“有理由的判決”,裁判規則就蘊含于“判決理由”或“有理由的判決”之中。我們所稱的“判決要旨”,在德國,主要具有一種索引的作用,并非判決的核心或全部裁判規范所在。我們這些年在案例編輯工作上的用詞“裁判要旨”“裁判要點”“裁判摘要”變化,就反映出我們在這個問題上的認識發展。

延展至對研究和實務工作方面的建議,即:從只關注法律條文的“法條主義”向法條主義與案例資源并重;在法律思維上,從以法條為基礎的“三段論”演繹推理,到演繹推理與案件比較的類比推理相結合。

“我國案例指導制度的最高發展階段,就是要建立起具有中國特色的判例制度。”這是由案例在當代中國法律體系中所具有的重要功能、案例在建設法治國家和進行社會治理的過程中所具有的重要作用決定的。現在,我們已經到了把案例的重要作用從可能性變成現實性、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案例制度的時候了,可以通過明確案例“說服力”的效力定位來增加案例的有效供給。接下來,我們需要通過規范使用案例來完善案例的制度支撐機制,其中的重點,是做到類案類判。在此,期待我國法律工作者和法學工作者共同努力,把中國案例制度及法治中國建設不斷向前推進。

(作者為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法學會案例法研究會副會長)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中国足彩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