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彩网1
 
專家解讀顧雛軍案再審改判三大焦點
不能因挪用資金行為司空見慣而免罪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4-17 09:25:32

編者按 

4月10日,顧雛軍案再審公開宣判。判決對顧雛軍虛報注冊資本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兩項罪名予以撤銷,對挪用資金罪改判有期徒刑五年。作為最高人民法院提審的一起涉產權代表性案件,顧雛軍案的再審工作充分考慮有關歷史背景和客觀因素及在案證據不足等客觀實際,對有關行為作出了公正的認定和處理。

顧雛軍案法律關系復雜交織,導致一些人對案件存在著模糊認識,為此,本報記者今天特別采訪法學專家,就顧雛軍案的三大焦點進行深度法理分析,敬請關注。

□ 法制日報記者 張晨

4月10日,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資金再審一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公開宣判,判決撤銷了部分量刑,維持挪用資金罪的定罪,這起備受關注的涉產權舊案再審落下帷幕。虛報注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兩項罪名為何撤銷?挪用資金罪為何構成?一些知名法學界專家就此進行了法理解析。

虛報注冊資本的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

對顧雛軍等人虛報注冊資本行為,最高法再審認為,此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3條規定,可以不追究刑事責任。

“時代在發展,價值觀念在改變,法益條件在改變,法律規定也隨之作出相應改變。公司法的一再修改,降低了公司注冊的門檻,直接影響了刑法上對虛報注冊資本行為的認定。”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院長、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副會長盧建平解釋說,從法律價值看,虛報注冊資本行為的違法性和社會危害性評價在不斷降低。社會對虛報注冊資本行為的容忍度提高。我國公司注冊資本制度不斷改革,降低了虛報注冊資本行為的違法性。相關立法、司法解釋一再調高虛報注冊資本罪的入罪門檻、縮小打擊范圍。

“顧雛軍案在審理過程中,全國人大常委會于2005年10月對公司法進行了重大修改,將注冊資本中包含無形資產在內的非貨幣財產出資的比例上限提高至70%。故而,本案中超出法定上限的無形資產出資比例已由55%降至5%,違法性程度顯著降低。”盧建平說。

“就顧雛軍案的法律適用看,應整體考慮從舊兼從輕。”盧建平補充說,公司變更登記的過程中,顧雛軍等人實施了以6.6億元的不實貨幣資本置換等值無形資產的行為,是因無形資產占比過高,為了滿足法律的形式要求,降低無形資產在注冊資本總額中的比例,完善公司登記的相關手續,這與虛報注冊資本罪的行為和主觀故意有明顯區別。同時,虛報注冊資本行為的實施與當地政府的違規支持有關。從行為后果看,虛報注冊資本行為未給公司帶來損失。

“從刑法謙抑性來看,資本刑法不宜過度介入經濟發展。”盧建平說。

在案證據不足以證實虛假財會報告可入罪

在顧雛軍案中,原審認定科龍電器在2002年至2004年間將虛增利潤編入財會報告予以披露的事實存在,對其違法行為可依法予以行政處罰,再審由于在案證據不足以證實科龍電器提供虛假財會報告的行為已造成刑法規定的“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后果,不應追究相關人員的刑事責任。

國際刑法學協會中國分會名譽主席、中國刑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高銘暄分析說,之所以認定科龍電器提供的2002年至2004年度財會報告含有虛假成分,主要依據一是科龍電器實施了壓貨銷售行為,科龍電器甚至為此在合肥和武漢成立了兩家公司,其虛假銷售的主觀故意比較明顯;二是科龍電器將壓貨銷售收入列入了公司的年度財會報告,懲治上市公司提供內容虛假的財會報告行為是我國刑法增設本罪的初衷,財會報告內容虛假是該行為社會危害性的關鍵所在;三是科龍電器提供了虛假的財會報告,財務會計報告是衡量一個公司經營狀況的最基礎最重要的依據,如果股東和社會公眾獲得的財務會計報告內容不實,實際上是剝奪了股東和社會公眾對科龍電器真實財務狀況的知情權,很容易導致誤判和投資決策錯誤。

科龍電器提供虛假年度財會報告的行為發生在2002年至2004年間,是刑法修正案(六)施行之前,案發后刑法修正案(六)雖已施行,但根據刑法第12條的規定,對科龍公司的行為應當適用1997年刑法第161條的規定進行法律評價,即必須造成“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危害后果才構成犯罪。

高銘暄認為,關于這一危害后果的具體把握標準,應當適用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2001年制定的《關于經濟犯罪案件追訴標準的規定》和2008年制定的《關于經濟犯罪案件追訴標準的補充規定》中對被告人有利的規定,即“造成股東或者其他人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或者“致使公司發行的股票、公司債券或者國務院依法認定的其他證券被終止上市交易或者多次被暫停上市交易”。而顧雛軍案的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其行為“造成股東或者其他人直接經濟損失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同時科龍公司因涉嫌違反證券法規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的消息披露后,公司股票雖出現明顯波動,但未出現被取消上市資格或者交易被迫多次停牌的情形。因此,證明科龍電器提供虛假財會報告的行為造成“嚴重損害股東或者其他人利益”后果的證據不足,也就不應該追究顧雛軍等人的刑事責任。

“顧雛軍等人實施的虛報注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違法行為,雖最終未予定罪處罰,但其警示意義不容忽視。”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研究院教授劉靜坤指出,司法對產權的保護及其對市場的規范,始終是相輔相成、相向而行的。公正的司法,既要保障無罪的人不受法律追究,合法產權不受隨意侵犯;也要防止不法分子規避法律制裁,通過違法犯罪牟取非法利益。

挪用資金構成犯罪但因時間較短從寬處罰

挪用資金罪是此次再審對顧雛軍唯一保留的罪名,對此,合議庭出示各種資金往來的證據,認為原審認定顧雛軍、張宏挪用科龍電器和江西科龍2.9億元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其行為已構成挪用資金罪。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副校長林維分析說,盡管顧雛軍是格林柯爾系的實際控制人,其擔任股東的順德格林柯爾更是科龍電器的控股股東,但是科龍電器作為一個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公司,享有獨立的公司產權,公司資金的支配和使用必須嚴格按照公司法和公司財務管理制度進行,公司內部工作人員,無論何種身份,都不能未經董事會同意,在沒有任何實際交易的背景下,擅自在關聯公司之間調用資金,更不允許將公司資金最終歸個人使用,其中資金轉移的過程、層次無論多么復雜,但最終用于顧雛軍個人出資,這一路線得到了相關證據的確實證明。

“不僅是在再審時點,即使在行為當時,上述行為也毫無疑問地成立挪用資金行為,這一點是不容否認的,被告人對這一違法性也是明知的;而且按照刑法第272條規定,利用職務便利挪用單位資金,用于公司注冊驗資,屬于挪用單位資金進行營利活動,并沒有任何挪用時間長短的限制,即可以成立挪用資金罪。這一定性符合刑法的有關規定,應予支持。”林維說。

中國人民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時延安分析說,從最高法庭審情況看,雙方對顧雛軍案中挪用資金行為定性存在的爭議在兩個層面上展開,“一是就現有法律及司法解釋規定看,顧雛軍的行為是否屬于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二是關于挪用資金罪的刑法規定及司法解釋規定的合理性問題”。

時延安解釋說,關于第一個問題,如果原審法院就該事實認定是正確的話,顧雛軍指使他人將單位資金挪用給個人用于個人注冊新公司,那么其行為構成挪用資金罪。對此,2003年11月13日最高法《全國法院審理經濟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規定,“申報注冊資本是為進行生產經營活動作準備,屬于成立公司、企業進行營利活動的組成部分。因此,挪用公款歸個人用于公司、企業注冊資本驗資證明的,應當認定為挪用公款進行營利活動”。這份解釋性文件雖然沒有對挪用資金罪作直接的規定,但該條解釋原理可以直接適用于挪用資金罪,即挪用單位資金用于個人注冊資本的,應以挪用資金罪論處。顧雛軍挪用資金的行為雖然發生在該解釋性文件出臺之前,但該解釋性文件給出的判斷規則,應當適用于該解釋性文件出臺前的案件。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刑事司法解釋時間效力問題的規定》對司法解釋時間效力的界定,看起來是采取“從舊兼從輕”的規定,但實際上,該解釋對司法解釋效力的界定,兼顧了司法解釋相對法律的獨立性和附屬性:附屬性的一面就是,司法解釋對法律的解釋,如果法律沒有變化,那么,司法解釋應適用于解釋出臺前的行為(該解釋第2條);獨立性的一面表現在,當出現舊解釋在行為時有效,而新解釋在審判時有效的情況,那么,采用有利于被告人的解釋,即形成“從舊兼從輕”的效果,不過,存在新舊解釋沖突的情況,主要是司法解釋對作為定罪“門檻”的數額、數量的規定。從這個特點可以看出,司法解釋中對法律條文內涵、裁判規則的界定和明晰,應采取附屬性的理解,即司法解釋可適用于法律生效后、該司法解釋出臺前的行為;而對屬于定罪“門檻”的、量的要素的規定,應采取獨立性的理解。就本案而言,對何為“歸個人使用”,即屬于對刑法規定的行為要件的解釋,應當從司法解釋“附屬性”的角度加以理解,即《紀要》中對“歸個人使用”的解釋,應適用于本案。

“關于第二個問題,可能是再次討論顧雛軍案的焦點。也就是說,類似于顧雛軍這樣的行為,應否作為犯罪處理?刑法及司法解釋如此規定是否合理?這個問題顯然不是單純的法律適用問題,實際上是對挪用類犯罪立法及司法解釋正當性的挑戰。”時延安說,無論是顧雛軍案發生的2002年,還是最高法再審的2018年,在私營單位之間進行拆借資金的情況比較常見,私人與單位之間借款的情況也常有發生,因而一旦有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資金挪用給個人使用的情形,就會有觀點認為,這是市場不規范行為而已,不應作為犯罪處理。如果僅僅以罪刑法定原則作為這類案件入罪的理由,通常無法說服持有這種觀點的人。對此,應當從公司、企業與市場關系角度進行分析,而不能將挪用資金行為簡單歸為“市場不規范行為”或者因其司空見慣而不認為是犯罪。 

法制日報北京4月16日訊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中国足彩网1